浅析沈从文作品中的女性形象

发布于:2021-09-28 17:43:00

浅析沈从文作品中的女性形象
作者:刘秋云 作者 刘秋云
摘 要:沈从文笔下众多的女性形象大致可分为两类;自然女性和都市女性. 本文主要从自然女性的自然化特征及其不同创作时期的都市女性形象的特征作 一简要分析. 关键词:沈从文;作品;女性形象 在现代作家的作品中,论题材人物的广阔性,沈从文应首屈一指。但他写的 最成功的,在文学史具有不可替代意义的是女性形象。沈从文是最擅长描写女性 形象的作家之一,女性形象的塑造几乎贯穿其毕生的创作。无论是他笔下的湘西 世界,还是空虚的都市人生中,女性形象都是闪耀其中的彩虹和明星。 与二三十年代的其他男性作家相比, 沈从文小说中女性世界展现的不是鲁迅 笔下祥林嫂式的悲惨生活,不是茅盾笔下激进的女性精神,也不是丁玲笔下莎菲 式的苦闷抑郁的心理,他没有从社会、政治的角度来写女性,而是以充满个人记 忆和情感的特殊观念写出了女性的生存状态。 一、自然女性形象 沈从文笔下的女性形象,基本上可归纳为两类:自然女性和都市女性。沈从 文以赞美欣赏的笔调塑造了“自然女性”形象,她们美丽、纯净、温柔、健康, 无论从外表到心灵,从感情到意志,都闪耀着爱、美、善的光辉,大体说来具有 以下特征。 (一)自然化的生存环境。鲜明的时代性与社会性一直是“五四”以来新文 学的历史性特征,这种创作倾向表现在女性塑造方面,则是几乎所有女性性格均 被描写为某种社会力量自觉或不自觉的代表者。沈从文笔下的自然女性,则完全 是另一种性格。为了更好表达自己的审美理想,他有意识地将其社会环境淡化, 以自然背景代替了社会背景。《边城》中的翠翠,《长河》中的夭夭,《三三》 中的三三,《采蕨》中的萧萧,《一个女人》中三翠,其生存环境无不具有田园 牧歌式的自然化特征。翠翠的生存环境是渡船、白塔和通灵性的狗以及性格与心 灵全由大自然铸造的老船工;夭夭的生存环境是全家人以生命经营的桔园,也有 一条朝夕相伴的狗以及与他心灵沟通的老水手; 三三的生存环境是她母女赖以生 存的碾坊,同样也有一条聪明过人的狗。在作者的这些作品中,我们看不出故事 发生的时代背景,也看不出有任何社会因素对人物的命运会产生影响,故事的过 程似乎是应恒不变的时空中偶然攫取的短暂的一瞬。这种纯自然化的处理,使人 感到她们是生活在一个与时代环境几乎完全隔绝的封闭的世界中的自然人。当 然,沈从文笔下的自然环境同样也包括着社会内容,但这种社会因素已被淡化为 自然背景的一部分,不再成为决定人物命运的决定性因素。 (二)非道德的性观念 城市人往往从道德的角度看待两性关系,将其同婚姻等同起来,并进而视其 为婚姻的附庸,认为与婚姻相结合的性关系是道德的,不属于婚姻或与婚姻相悖 的性关系则是不道德的。因此性关系在城市人中,由于受婚姻和舆论的制约,而

处于被压抑状态, 这压抑的结果便是与婚姻相悖的性关系假婚姻道德的名分而发 展,使婚姻道德成为虚伪的东西。《一个母亲》、《绅士的太太》等写的便是这 种性关系。与城市人相反,自然女性的性观念是非道德的。她们本能地把食欲与 性欲等同起来,将其视为不受道德约束的生命生存与发展的天然需要,是不可违 抗与禁绝的“神的意志”。作者所写的性爱,大都具有非婚姻、非道德的性质。 如未婚少女的性爱(萧萧、阿黑)、情妇的性爱(《旅店》中的女店主,《连长》 中连长的情人)和土娼的性爱(《柏子》中的土娼)。作者的目的显然不是提倡 性解放和非道德,而是恢复人们关于性的自然观念,从而将生命的理性从虚伪的 道德信条中解放出来。 (三)爱情的虔诚者、守护者。沈从文笔下的湘西自然女性对待爱情,虔诚 坦率,心口相应,言行一致,在这个世界里,没有欺骗作伪的行为,没有假人假 情生长的土壤。这群女子与自己的情人爱得真挚、热烈、活泼,无一丝尘滓,甚 至超越了生死的界限。《雨后》中的阿姐、《阿黑小史》中的阿黑、《媚金、豹 子与那羊》中的媚金等等,在这样的作品中,沈从文从性爱入手,在情欲的奔放 中发现了她们生存的自在和真实。媚金因未等到情人殉情而死;《月下小景》中 美丽少女与心上人傩佑心甘情愿向那个“只能远去不再回来的地方旅行”; 阿姐 与四狗打情骂俏,把自己陶醉到不知人事。单纯的情欲、热烈的爱恋,没有一丝 一毫的精神负担和行为上的矫揉造作。 二、都市女性形象 沈从文的都市题材小说大多是揭露城市人生存的种种异化现象, 尤其是针对 教授、绅士、大学生等所谓都市社会的精英。而对女性形象的塑造,沈从文在其 创作初期和成熟期有了一个较大的转变,从戏谑嘲讽到理性审视。 (一)创作初期的女性形象 刚走出湘西踏入陌生的城市,沈从文遭受了一系列打击,变得敏感、脆弱、 自卑又自尊,因此初期的作品对女性的抒写极尽嘲笑讽刺之能事,他笔下的女性 多为虚伪自私、矫情的病态女性。 沈从文认为,生存于人性失落的病态都市中的女性,多半也会不可避免地变 得虚伪、自私、矫情、空虚。对于这样的病态女性,沈从文毫不吝惜他的讥讽之 情,对他们加以无情的嘲弄和批判。,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绅士的太太》。 《绅士的太太》主要写了两个家庭:“东皇城根绅士家”和“西城废物公 馆”。东城绅士太太生了四个儿女,日子在带孩子、骂娘姨与丈夫吃醋斗气、打 牌、串门中度过,显得极为空虚无聊。西城绅士虽然是个性无能的瘫子,却养有 三个太太。二姨太耐不住寂寞与欲望,跟和尚私通。三姨太是妓女出身,不仅赌 博成性,还与大少爷乱伦私通。而当东城绅士太太发觉他们的丑事后,不仅未予 揭露,反在金钱、男色利诱下,又与大少爷偷情生下私生子。最终大少爷又抛弃 了三姨太与东城绅士太太,与一个小姐定了婚。而东城绅士却又对三姨太产生了 非分之想。这个世界的男人女人间充满欺诈、虚伪,完全被金钱和欲望所俘虏。 女人们表面上高贵矜持,内心里却肮脏卑俗。她们在男人的安慰与解释、发誓与 戏谑和虚情假意中过着自欺欺人、醉生梦死的生活。 还有岚生太太、或人太太等都是些养尊处优、碌碌无为的庸人,她们对于爱 情可谓极不严肃,对待婚姻极不负责,打牌、赌钱、调情、偷情和乱伦就是他们 生活的全部。 知识、 教养、 道德与文明面纱下隐藏着的是庸俗不堪和丑陋的灵魂, 作者对她们这种庸俗、虚伪的生命以冷漠、严肃的笔调给予了彻底的否定。 (二)创作成熟期的女性形象

随着创作地位的提高、创作思想的成熟,到 20 年代末,沈从文不再仅仅以 卖文为生,文学创作也不再仅仅是为糊口,而是在对现实进行一种理性的思索。 由此也影响到他对都市题材小说中女性形象的塑造, 已经脱离了其刚进北京时由 于自卑而引起的敬畏,以及为了进行自我保护而展开的对她们毫不留情的戏谑、 嘲讽,而是开始深入她们的内心世界,在对周围世界继续攻击的同时,对这些苦 苦挣扎在污秽世界里的女子进行人性上的探索。 赋予了都市女性湘西女子所独有 的自然人性,对原始生命冲动的大胆追求,使她们的生命变得更加真实。 《如蕤》中的如蕤敢爱、敢献身。在情场中,她自觉自主地挣得了爱,一个 有点野,有点傲、有点“乡下人”气质的男子的爱。她又毅然决然地在“一夜欢 爱之后”悄悄离去。《薄寒》中的那位年轻貌美的中学史地教员,虽然同样生活 在大都市这样令人憎恶的虚伪环境中,却依然保持着对人的自然本性的追求。她 要求个性的充分发展,厌恶那些表面上唯唯诺诺实际面慈心邪的伪君子,她渴望 那种敢于大胆地向真心所爱的人宣泄爱欲的粗犷古扑的人格力量。 都市一妇人在 对待爱情时采取了一种几*疯狂的手段。 妇人心中蕴藏着一种强烈的追寻自己所 爱的生命冲动,似乎处处都是她主动,即使在年轻时一再被伤害,仍不懂得隐藏 自己的感情。爱就要表现出来,爱就要让所有的人明白,并且为了保证不失去自 己已得的爱情,而宁愿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 事实上, 沈从文塑造的这些如蕤们的性格特征并不完全符合当时知识女性的 身份和地位,作者这样只是把她们作为自然人性在都市里的形象载体,寄托自己 对爱情勇敢追求的美好理想,同时也是对真实生命的膜拜。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